159°

种族矛盾、贫富矛盾、党派矛盾撕裂美国社会

  新华社北京6月25日电 述评:“三大矛盾”撕裂美国社会

  新华社记者丁宜

  6月25日,非洲裔美国人乔治·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身亡一事过去整一个月。弗洛伊德之死在美国引发持续不断的抗议示威浪潮。当前,美国种族矛盾激化、贫富矛盾突出、党派矛盾严重,撕裂着美国社会。

  暴力执法引爆种族矛盾

  当种族矛盾遭遇暴力执法,受害者不止一个弗洛伊德。

  但弗洛伊德之死宛如引信,引爆美国社会长期以来蕴藏的焦虑情绪,引发美国自1968年民权运动领袖马丁·路德·金遇刺以来最广泛、最持久的抗议浪潮,甚至波及美国之外多个地方,就连联合国机构也紧急开会为弗洛伊德之死“讨说法”。

 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19日史无前例地就美国人权问题召开紧急会议,以协商一致的方式通过决议,强烈谴责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执法后死亡事件。

 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表示,反种族歧视斗争绵延数代人却收效甚微。弗洛伊德事件已成为某种系统性种族主义的象征,成为执法机构对有色人种和其他少数族裔过度使用暴力的象征。

  新冠疫情下,美国非洲裔和拉美裔感染和死亡人数“不成比例”地远高于白人,更凸显出美国的结构性种族主义问题。以非洲裔为例,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公布的全国性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5月13日,美国新冠死亡病例中非洲裔占22.4%,明显高于其在总人口中12.5%的比例。

  新冠疫情凸显贫富矛盾

  当贫富矛盾遭遇新冠疫情,贫困人群成“最脆弱一族”。

  新冠疫情来袭,被迫居家,停职停薪,空前失业潮……对于社会底层人群来说,这意味着面临“天要塌下来”的生存难题。

  在美国,贫富差距2018年创50年来新高。最富有的10%家庭占有美国全部家庭净资产的近75%。1989年至2018年,最底层50%的家庭财富净增长基本为零。201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,美国有3970万贫困人口。每晚至少有50万美国人无家可归。有6500万人因医疗费用过高而放弃治疗。

  究其症结,主要是贫富差距和社会阶层差距过大,少数人掌握大量财富,影响了不同人群的受教育、工作及医疗机会。

  美国马里兰大学研究员克莱·拉姆齐认为,新冠疫情对美国少数族裔特别是非洲裔影响更大,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也更多波及这一群体。

 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滕建群指出,美国社会的“贫富宿命论”一旦遭遇新冠疫情和暴力执法的双重夹击,势必进一步激化社会矛盾。

  大选之年加剧党派矛盾

  当党派矛盾遭遇社会问题,美国党争日趋激烈。

  大选年,围绕弗洛伊德事件,共和党和民主党不断争斗,相互攻击加剧,政坛焦虑情绪持续上升。

  不买账。共和党政府就弗洛伊德事件进行警务整改,但民主党人并不买账,称相关政令无力、不够充分,没有提供全面警务改革方案。

  互相怼。以弗洛伊德事件为契机,民主党向共和党发起挑战,要求消除系统性歧视。由于当年南方邦联维护奴隶制度,邦联纪念物及标识在民主党人眼中就成为种族歧视的象征。共和党人则认为,这些纪念物及标识是美国文化传统的一部分,不是种族主义标志,应予以保护。

 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指出,两党政客在诸多问题上分歧凸显,加之恰逢大选年,美国党派极化和社会分裂日趋严重。

  大选年又逢大疫情,凸显美国的种族、贫富和党派“三大矛盾”,加剧了美国社会的分裂与焦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