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°

空姐8个月集中隔离5个14天 过生日时隔窗望见老公儿子泪目了

空姐8个月集中隔离5个14天 过生日时隔窗望见老公儿子泪目了

  邹宇玲。南航北方分公司供图

空姐8个月集中隔离5个14天 过生日时隔窗望见老公儿子泪目了

  宾馆楼下的丈夫和儿子举着灯牌。受访者供图

  “妈妈,快往窗外看!”

  11月8日,39岁的南航北方分公司客舱乘务员邹宇玲在隔离中接到儿子来电。宾馆楼下,丈夫和儿子身披彩灯,手举“生日快乐”灯牌,还不断变换着队形。

  邹宇玲泪水夺眶而出,声音哽咽。儿子稚嫩的声音飘进邹宇玲的耳朵,“妈妈不哭,妈妈开心,妈妈生日快乐……”

  “生日快乐”不断变换队形

  今年39岁的邹宇玲是南航北方分公司客舱部一名主任乘务长。10月29日,她执行完沈阳——东京——沈阳飞行,在南航宾馆集中隔离。

  11月8日是她这次集中隔离生活的第10天,也是39岁生日。傍晚暮色中,11岁的儿子打来电话,语气兴奋,“妈妈,快往窗外看!”

  邹宇玲疑惑拉开窗帘,一眼就看到楼下那两个熟悉的身影。丈夫张新强带着儿子,身披彩灯,手举“生日快乐”灯牌,俩人还不断变换着队形。

  邹宇玲眼泪瞬间涌出,看着父子俩身穿棉衣略显笨拙的动作,又破涕为笑,然后又陷入感动的哽咽。儿子稚嫩的声音安慰着,“妈妈不哭,妈妈开心,妈妈生日快乐!”

  邹宇玲模糊着双眼,拍下了父子俩给她准备的惊喜,尽管光线很暗、距离很远,但她说这是最珍贵、最特别的生日礼物。

  当天,邹宇玲还收到南航北方分公司送来的生日蛋糕、鲜花和热气腾腾的饺子,“我心里特别感动,暖暖的。”

  第5次隔离累计达120天

  这是邹宇玲第5次隔离生活。疫情以来,从年初飞美国洛杉矶,到后来飞韩国首尔、日本东京,她飞过5次国际航班,加上国内航班,到11月20日隔离累计达120天。

  根据相关要求,空勤人员执行国际航班后需进行14天集中隔离。“先是集中隔离14天,再居家隔离14天;后来居家隔离改为7天;目前不要求居家隔离。”

  频繁而漫长的隔离,考验着邹宇玲和同事们:从紧张工作到放缓的节奏,从人挨人的客舱到一个人独处,从对检测结果担心到思念家人、自觉亏欠……

  辽沈晚报记者了解到,南航北方分公司只有100多名乘务员有执行空客A330机型国际航班飞行资格,每次飞行都意味着回来要隔离。

  只要有航班需要,什么时候排班,什么时候飞行,邹宇玲和同事们无怨无悔。在封闭期间,邹宇玲最放心不下的是年迈的父母和读小学的儿子。

  由于丈夫张新强工作也很忙,儿子上下学、补课都是自己乘公交车、挤地铁,家人给了邹宇玲坚定的支持,让她放心去工作,不用担心家里。

  解除隔离次日凌晨再次出发

  邹宇玲2000年开始飞行,至今已有20个年头了。此次隔离11月12日傍晚解除,到时她和同事们可以回家与亲人团聚,而13日凌晨5时她又要出发。

  “傍晚回家整理飞行用具,天不亮又要出发,要多陪家人聊聊天,看儿子是不是又懂事了。”邹宇玲说,即将执行的是3天的过夜航班。

  “每次隔离要进行三次咽拭子,两次飞行落地后,一次集中隔离解除前。”她说,每次隔离还要做核酸检测和血清检测,确保安全。

  邹宇玲11月11日表示,最初执行国际航班归来担心检测结果,后来有点窃喜有了隔离这样一个“悠长的假期”,可隔离次数多了也会慢慢滋生焦虑。

  “只有真正经历过连续隔离生活才能体会这种感觉。”她说,每每想到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就觉得一切的辛酸和孤独都不再是问题了。

  “一想到有家人的理解和包容,有同事们的关心和爱护,还有乘客们的鼓励和配合,一切阴霾都烟消云散了。”邹宇玲笑着说。

  辽沈晚报记者李毅